12月 27

前天是圣诞节,于是很闲地和汐姐蛋糕小涛萌彤舒婷湘辉瑞珏还有Ci去了趟澳门。本来去年的圣诞节是要去的,后来由于某些原因最后还是导致没有去成。在珠海上了快3年的大学,没有去过澳门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在我印象中这就是一个吃东西购物和赌钱的地方。事实证明,我这个看似肤浅的观点是靠谱的。

点击阅读全文 »

12月 15

近况,又是这个题目,囧。我发现每次不知道要写啥的时候,或者说是要写流水账的时候就会用到这个题目。

既然用了这个题目,那我就切合主题说说近况吧。其实有关注我Twitter和围脖的童鞋都知道,我这学期叨叨念最多的就是作业作业作业。感觉我大学以来都没做过作业,这学期一次把大学的作业全做完了。

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学校这学期开始实行的三学期制改革,原本每学期20周缩短为现在的18周,其实就是把考试周和复习周去掉了,没有专门的停课复习和集中期末考,于是老湿们就把期末成绩更多的放在平时。系里面要求每门科一学期下来要有三次大作业,文科生嘛,说到作业神马的当然就是写论文了。然后我这学期大概算下来有10门专业课,还有1门专业选修,于是曾经有一个月一度出现我的To do list里有8篇论文要写,太崩溃了,以至于我现在看到Word的界面就想吐了……

当然除了乏味的论文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类型的作业,比如最近在做的关于婚姻法实施情况的调查报告,我个人负责的是学校附近一个农贸市场的人群调查,区区20张问卷,花了我一个上午多的时间才搞定。可能是目标人群的问题,好多不识字的群众没法自行答题,还要我一边读题一边读选项的做调查,还是那句,太崩溃了…

点击阅读全文 »

11月 30

image

两年零两个月的学生会工作经历终于在昨天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当初懵懵懂懂就被学姐拉进了学生会,没想到一呆就是两年多,四年大学的一大半都搭进去了。

在我们这个国家,尤其是90年代以来,学生会这样一个组织的名声总体来说不是太好,总被说成是学校的傀儡啊,都是小官僚啊神马的。我不否认有这样的情况,大学里面就是一个小社会,形形色色的人都会在大学里遇到,在学生会遇到个小官僚这个概率一点也不小,不过我今天不是想说这个问题。我所加入的学生会的部门叫网络部,是一个负责学生会摄影工作、多媒体技术支持以及网站建设维护的,可以说是一个最远离行政干涉最远离小官僚们的一个部门。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在学生会呆得住两年的原因。

有人问我,加入学生会你后悔吗?我曾经说大学做过很多错事,但做得最不错的一件事情就是上了学生会这艘贼船。由于我们是个技术部门,技术就是这里的主旋律,两年来我真的学到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我从一个神马都不知道的小白,变成了现在居然会剪辑视频,会写代码,会照相,还有个人网站,甚至帮学院做过网站项目的别人眼中的“高手”,当然,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还是知道的。同时远离行政干涉加上大家共同的语言话题让我们这个团体相处得很和谐,两年来我认识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好狠好的朋友,真的是朋友的那种而不是仅仅停留在相互认识。我很难想象,我的大学没有这帮人会变成哪种样子?

最后,希望留下来的人继续努力,记住网络部这块净土不能毁在乃们手里,否则…(我也不知道说啥…)

10月 12

这是一篇定时发布的文章,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在广州驶往连南的途中了,这是本人第一次驾驶汽车走这么远的一段路程。对于我这样一个坐车都会晕车的人来说,实在是壮举啊!嘿嘿,其实我正在考驾照啦,这是我的倒数第二个科目,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过不到一个月我能拿到我的驾照了,哦也~

Ps·其实我是昨天才学会怎么踩油门的~ XD

点击阅读全文 »

9月 27

暑假以来貌似就一直没有闲过,几次打开后台想写点东西,每次都因为某些事情被打断,一直到昨天为止,貌似事情开始消停了一些。终于可以好好地写点东西了。大家有没有想念我哇~

一放暑假都和学生会的一堆人去了趟校本部,名曰交流学习。其实我只是好久没去北京,想借此机会去趟北京。唔,北京的空气质量实在太差了,比广州还差,哎。但是北京还是一座很有吸引力的城市,我喜欢。

点击阅读全文 »

7月 11

哈罗大家好,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了。最近一个月都在忙活各种事情,首先是CET-6,虽说我已经是第二次参加了,心里还是一点底都没有,能不能考过就看两个月以后放榜了。然后就是发了一笔横财,之前给老师做的一个课程网站,本来打算是自己学院的老师也就趁着课余时间义务劳动一下吧,虽然工期很紧很辛苦我也一直没什么怨言,就算给老师做顺水人情好了。让我意外的是,老师在不胜其烦地“烦”了我两三个月以后,居然给了我500块钱劳务费,虽然说钱不多(按Epile猫哥的话说:涛哥真是廉价劳动力),但起码心理上还是受到一点抚慰吧哈哈。

说说最近的,韩寒的这本《独唱团》也是千呼万唤,终于死出来了。书很比想象中要大本,纸质也很好,里面的排版很清新,不想某小说杂志一样华丽花俏。从杂志约稿的对象来看,我们都希望从艾未未、罗永浩、林少华、彭浩翔的文字中,读到一种符合“公民韩寒”气质的文字,我随便看了前几篇文章(不舍得一下看完),风格上还是属于略微文艺小资的那种,尽管如此,如此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也注定这不是一本普通的青年杂志。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局这么敏感,据说北京还禁售了,显然这样敏感的反应反而更加引来关注了。也许真的应该像韩寒在博客上说的那样,如果你抱着想看战争片的心态误看了一部文艺片,无论这部文艺片多好,你都会失望。虽然我们都不希望这仅仅是一部文艺片,但作为一本青年杂志它也无法承载过多的能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