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标签为“ 生活 ”的文章

3月 2

这个人啊,他是有惰性的。虽然我嘴上说,要回归博客啊回归博客,可是每当要坐下来更新的时候,总是提笔忘字。直到我今天去给域名续费,发现TMD居然又涨价了,所以我索性就一次续了3年,为了对得住我这域名费,所以我还是要重拾写Blog的乐趣(我都忘记是第几次这么说了)

哎,不说了~回到今天正题。

刚过年呐么,兜里有点小钱了,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购物欲。家里有台10年前的赛扬机,早已经开不动了。正好有换的计划,由于受到 Twitter 上以O某为首的一帮果粉损友的长期鼓动,萌生了加入麦金塔大军的念头。由于需要的是一台Desktop台式电脑,所以Macbook系列首先没有考虑了,于是就只有Mac mini和iMac两个选择(什么?还有Mac Pro?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其实凭良心说,iMac的确是相对性价比蛮高的一个选择,如果预算足够的话,这个是不二之选。可是穷学生哪里开得起这么高的预算(iMac 21寸低配HKD$9188),于是迅速被Mac mini这个小盒子吸引。

2011年款的mini有低配高配和服务器版三个版本,服务器版配置Sandy Bridge i7+独显+双硬盘,高配和低配都是Sandy Bridge i5的CPU,差别在内存和独显。考虑到自己的需求,平时主要电脑主要用于上网、邮件、高清视频以及一些图形处理的工作,PC游戏基本是戒了,所以就果断舍弃了高配的AMD Radeon HD6630M显卡,决定入2011款Mac mini的低配版(型号MC815),然后再回来自己扩展内存到8G(低配的2G内存我告诉你跑OS X Lion绝对捉襟见肘)。然后找到靠谱推友帮我从香港Apple Store带货回来,HKD$4688(国内行货价格太坑爹我就不说了),外加跑腿辛苦费一点哈哈。此处省略XX字……

终于顺丰的快递哥哥把箱子送到了。

然后开始开箱

点击阅读全文 »

1月 15

今年由于学校进行了三学期制的改革,所以终于赶在1月15日前放假了,于是呢可以陪@Ci115好好地过个生日了。唔,往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奋斗着期末考试呢~

本来嘛,准备了一份小惊喜打算在Ci的21岁生日上给她。谁知道意外地在一个月前就被她无意中猜中了(巨汗…)所以临时地准备了一份毫无创意的礼物:巧克力。

说起来很惭愧,没来得及安排一个丰富的行程,尽管我临时提出了一些建议,不过都没有被接受的。

中午一顿火锅过后,我们就在街上闲逛,行程没有任何特别的安排,只是像平时一样,闲逛,享受着那种淡淡的幸福的感觉。

现在想起来才发现,亲爱的生日我居然没有准备一个生日蛋糕啊!...笨死了...

12月 15

近况,又是这个题目,囧。我发现每次不知道要写啥的时候,或者说是要写流水账的时候就会用到这个题目。

既然用了这个题目,那我就切合主题说说近况吧。其实有关注我Twitter和围脖的童鞋都知道,我这学期叨叨念最多的就是作业作业作业。感觉我大学以来都没做过作业,这学期一次把大学的作业全做完了。

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学校这学期开始实行的三学期制改革,原本每学期20周缩短为现在的18周,其实就是把考试周和复习周去掉了,没有专门的停课复习和集中期末考,于是老湿们就把期末成绩更多的放在平时。系里面要求每门科一学期下来要有三次大作业,文科生嘛,说到作业神马的当然就是写论文了。然后我这学期大概算下来有10门专业课,还有1门专业选修,于是曾经有一个月一度出现我的To do list里有8篇论文要写,太崩溃了,以至于我现在看到Word的界面就想吐了……

当然除了乏味的论文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类型的作业,比如最近在做的关于婚姻法实施情况的调查报告,我个人负责的是学校附近一个农贸市场的人群调查,区区20张问卷,花了我一个上午多的时间才搞定。可能是目标人群的问题,好多不识字的群众没法自行答题,还要我一边读题一边读选项的做调查,还是那句,太崩溃了…

点击阅读全文 »

9月 27

暑假以来貌似就一直没有闲过,几次打开后台想写点东西,每次都因为某些事情被打断,一直到昨天为止,貌似事情开始消停了一些。终于可以好好地写点东西了。大家有没有想念我哇~

一放暑假都和学生会的一堆人去了趟校本部,名曰交流学习。其实我只是好久没去北京,想借此机会去趟北京。唔,北京的空气质量实在太差了,比广州还差,哎。但是北京还是一座很有吸引力的城市,我喜欢。

点击阅读全文 »

7月 11

哈罗大家好,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了。最近一个月都在忙活各种事情,首先是CET-6,虽说我已经是第二次参加了,心里还是一点底都没有,能不能考过就看两个月以后放榜了。然后就是发了一笔横财,之前给老师做的一个课程网站,本来打算是自己学院的老师也就趁着课余时间义务劳动一下吧,虽然工期很紧很辛苦我也一直没什么怨言,就算给老师做顺水人情好了。让我意外的是,老师在不胜其烦地“烦”了我两三个月以后,居然给了我500块钱劳务费,虽然说钱不多(按Epile猫哥的话说:涛哥真是廉价劳动力),但起码心理上还是受到一点抚慰吧哈哈。

说说最近的,韩寒的这本《独唱团》也是千呼万唤,终于死出来了。书很比想象中要大本,纸质也很好,里面的排版很清新,不想某小说杂志一样华丽花俏。从杂志约稿的对象来看,我们都希望从艾未未、罗永浩、林少华、彭浩翔的文字中,读到一种符合“公民韩寒”气质的文字,我随便看了前几篇文章(不舍得一下看完),风格上还是属于略微文艺小资的那种,尽管如此,如此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也注定这不是一本普通的青年杂志。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局这么敏感,据说北京还禁售了,显然这样敏感的反应反而更加引来关注了。也许真的应该像韩寒在博客上说的那样,如果你抱着想看战争片的心态误看了一部文艺片,无论这部文艺片多好,你都会失望。虽然我们都不希望这仅仅是一部文艺片,但作为一本青年杂志它也无法承载过多的能量了。

5月 27

一进入夏天,珠海就像个大蒸笼,穿AF1这样的运动鞋脚真的难受到不行,而且每天都要洗袜子(- -!,于是拖鞋短裤就成了标配。可是没几天学院就群发邮件规定“提倡整洁、朴素、大方、得体的着装方式,严禁穿拖鞋、吊带裙、背心等奇装异服入教室、图书馆等教学区域”,真素无语。于是又好像去年一样整了一双不太像拖鞋的拖鞋。

嗯,这是今年的。一来稍微凉快,二来不用洗袜子了(这个是重点),哇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