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标签为“ 心情 ”的文章

10月 27

今年年初,突然就没有了更新博客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太忙了,也许是因为太懒了。现在我一个大闲人的,是时候回归写点流水账,给这个苦逼的日子一点寄托。

报名参加了司考,算是对自己四年来专业课的一个交代。虽然提前半年多开始复习了,直到考试前也还是信心满满,但是只有等你真正经历了这个人称“中国第一考”的考试后才知道这个名号是怎么来的。难!!就一个字。不过下个月底就出成绩,该怎么样的,顺其自然吧。

点击阅读全文 »

1月 30

婆婆自从19号脑梗塞昏迷以来,一直昏睡至今已经将近两周了。昨天还突然发生胃出血等并发症被送进了ICU病房,医生还一度发出病危通知书,还好后来已经转危为安。

这两周全家上下都在为婆婆的病情担心。我们每天去医院和婆婆说说话,尽管不知道她是否能听到,但希望奇迹可以发生…让婆婆快点醒过来回家过年

11月 30

image

两年零两个月的学生会工作经历终于在昨天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当初懵懵懂懂就被学姐拉进了学生会,没想到一呆就是两年多,四年大学的一大半都搭进去了。

在我们这个国家,尤其是90年代以来,学生会这样一个组织的名声总体来说不是太好,总被说成是学校的傀儡啊,都是小官僚啊神马的。我不否认有这样的情况,大学里面就是一个小社会,形形色色的人都会在大学里遇到,在学生会遇到个小官僚这个概率一点也不小,不过我今天不是想说这个问题。我所加入的学生会的部门叫网络部,是一个负责学生会摄影工作、多媒体技术支持以及网站建设维护的,可以说是一个最远离行政干涉最远离小官僚们的一个部门。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在学生会呆得住两年的原因。

有人问我,加入学生会你后悔吗?我曾经说大学做过很多错事,但做得最不错的一件事情就是上了学生会这艘贼船。由于我们是个技术部门,技术就是这里的主旋律,两年来我真的学到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我从一个神马都不知道的小白,变成了现在居然会剪辑视频,会写代码,会照相,还有个人网站,甚至帮学院做过网站项目的别人眼中的“高手”,当然,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还是知道的。同时远离行政干涉加上大家共同的语言话题让我们这个团体相处得很和谐,两年来我认识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好狠好的朋友,真的是朋友的那种而不是仅仅停留在相互认识。我很难想象,我的大学没有这帮人会变成哪种样子?

最后,希望留下来的人继续努力,记住网络部这块净土不能毁在乃们手里,否则…(我也不知道说啥…)

4月 24

image

今天我们学校学术发展中心举办了一场TEDx聚会(TEDxBNUZH),TED是一个会议的名称,它是英文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每一年的春季在美国汇集众多科学家、设计师、文学家、音乐家等领域的杰出人物,在TED大会上分享他们关于科技、社会、人的思考和探索。所谓 TEDx,就是指那些由本地TED粉丝自愿发起、自行组织的小型聚会,让本地的TED粉丝能够聚到一起,共享TED一刻。

我忙完手头上的事,溜到那个聚会教室里去,在最后一排坐下。正好赶上国内著名网络旅行家行走40国上台演讲,分享他作为一个甚至不懂几句英文的工薪阶层如何做到周游世界的经验。听他说着,突然会有一种很羡慕的感觉,我背包旅游过几次,很享受那样的感觉,我时常会想,等我们脱离了学生时代进入到这个残酷的社会,在各种生活的压力下还会有多少机会能体验那种感觉?我们从小就被教育着活着是为了报效祖国,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行走40国的这番演讲,让我想起了上次茅于轼老师上次演讲的时候说的一句话,享受生活就是生命的最大价值,其实何尝不该这样呢?是茅于轼茅老师的一句话让顿悟,其实,我们活着是为了自己。

3月 28

报名考驾照已经大半年了,一直只考了一门笔试,笔试考过了以后就开学了,然后就一直搁置了这个事。期间教练两次打电话让我去考倒桩,我都说抽不出时间去考,让他往后排。虽说如此,我还是在某些短假期有去驾校联系倒桩这个科目,也算练习得蛮熟的了,要说考试,其实随时都能上阵的。

上周教练又来电话了,说帮我约了考试,再不来 考以后都没功夫搭理我了,所以没办法,我只好请假回广州去考试了。回到广州才知道我们那班考试是加班考试,正常的考试一般在下午四点时最后一班,而我们的在下午六点开考,教练提醒我们,说六点趁天还没黑,赶紧考了,天黑了就难考了。于是我们五点半就到了车管所排队。然后杯具的事情发生了,教练上了个厕所,车管所叫号没人答应,被同驾校的另一个教练给插队了,等我们教练如厕归来,已经晚了,排的号已经被冒名顶替了。日!然后我们几个人等到晚上七点半才开始考,然后天开始下起了大雨,加上天色已暗,上了车才发现后视镜里根本啥子都看不到,然后加上一点RPWT,我考试挂了!……!

郁闷死我了!

1月 6

元旦三天假期,哪里也没有去。在家看了会儿书,上了一下网,甚至连Wii都没有开,就等着那天的聚会。

19妹,蠢琳,石和沣都是高中最好的死党中的几个, 毕业前后他们都先后出国留学了。19妹去了澳洲,在悉尼大学,剩下的几位都去了美国,只有我留在了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这次见面,沣暑假回国一次,这次就没有回国,剩下的几个变化都蛮大,国外的世界很精彩,有的时候他们的话题,我这个国内的土鳖都插不上话呢。不过说真的,能认识你们真的很高兴。
真希望时间可以过得慢一点,真希望元旦能多放几天假,几年没有见,只有一天的时间可以聚会怎么够?不过说到玩,貌似再多的时间也不够的。所以说,有机会的话,我是说有机会的话,也许能在美国聚会一次嘿嘿,还有,我那天其实真的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