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1

今天,我说,亲爱的,嫁给我好吗?

谨以此篇Blog,向这段10年长跑的感情,致敬。

10月 27

今年年初,突然就没有了更新博客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太忙了,也许是因为太懒了。现在我一个大闲人的,是时候回归写点流水账,给这个苦逼的日子一点寄托。

报名参加了司考,算是对自己四年来专业课的一个交代。虽然提前半年多开始复习了,直到考试前也还是信心满满,但是只有等你真正经历了这个人称“中国第一考”的考试后才知道这个名号是怎么来的。难!!就一个字。不过下个月底就出成绩,该怎么样的,顺其自然吧。

点击阅读全文 »

1月 30

婆婆自从19号脑梗塞昏迷以来,一直昏睡至今已经将近两周了。昨天还突然发生胃出血等并发症被送进了ICU病房,医生还一度发出病危通知书,还好后来已经转危为安。

这两周全家上下都在为婆婆的病情担心。我们每天去医院和婆婆说说话,尽管不知道她是否能听到,但希望奇迹可以发生…让婆婆快点醒过来回家过年

11月 30

image

两年零两个月的学生会工作经历终于在昨天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当初懵懵懂懂就被学姐拉进了学生会,没想到一呆就是两年多,四年大学的一大半都搭进去了。

在我们这个国家,尤其是90年代以来,学生会这样一个组织的名声总体来说不是太好,总被说成是学校的傀儡啊,都是小官僚啊神马的。我不否认有这样的情况,大学里面就是一个小社会,形形色色的人都会在大学里遇到,在学生会遇到个小官僚这个概率一点也不小,不过我今天不是想说这个问题。我所加入的学生会的部门叫网络部,是一个负责学生会摄影工作、多媒体技术支持以及网站建设维护的,可以说是一个最远离行政干涉最远离小官僚们的一个部门。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在学生会呆得住两年的原因。

有人问我,加入学生会你后悔吗?我曾经说大学做过很多错事,但做得最不错的一件事情就是上了学生会这艘贼船。由于我们是个技术部门,技术就是这里的主旋律,两年来我真的学到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我从一个神马都不知道的小白,变成了现在居然会剪辑视频,会写代码,会照相,还有个人网站,甚至帮学院做过网站项目的别人眼中的“高手”,当然,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还是知道的。同时远离行政干涉加上大家共同的语言话题让我们这个团体相处得很和谐,两年来我认识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好狠好的朋友,真的是朋友的那种而不是仅仅停留在相互认识。我很难想象,我的大学没有这帮人会变成哪种样子?

最后,希望留下来的人继续努力,记住网络部这块净土不能毁在乃们手里,否则…(我也不知道说啥…)

6月 9

这篇Blog在后台呆了2天,前两天图床一直不太稳定就今天才发了。

中国的互联网变得越来越不靠谱,经常什么网站突然一下就打不开或者给什么东西挡了,让我们这些网瘾人士郁闷不已。移动终端(主要是手机)已经成为平时接入互联网最常用的设备之一,作为智能手机有着良好的互联网体验尤其重要。显然现在老迈的Symbian已经不具备这样的优势了,年轻的iOS和Android在这方面就做得很棒,性能优越的浏览器,完善的Web2.0集成,对VPN良好的支持能力都是新生代智能手机的标准。

6月8号虽然我木有熬夜在看WWDC10的直播,但第二天早上iPhone4的详细配置出来如雷贯耳,我开始变得不淡定了。一直以来都在纠结触摸屏手机的文字输入问题(现在使用的E71的键盘打字相当舒服,快两年了),可是最终畅快的网络体验打败了文字输入体验,等E71退休后(估计还能用大半年),嗯哼…(要开始努力存钱,存钱,存钱…不知道要存多久,于是求包养…)

6月 4

今天凌晨,数百网友不约而同地在foursquare的某一地点Check-in。

由于短时间内Check-in的人数很多,社区认定为是一次蜂聚(Swarm)活动,数百网友获得Swarm徽章。不过很遗憾,估计这是吾国境内最后一次大规模的foursquare蜂聚了。因为从今天起,国内再无foursquare这个网站。

立此存照。